Listen.

我是Cinderella Moe Miracle.
我是一个过气乙女文写手。
本科在读大学生。国际会计专业。
欢迎提梗。目前只接写凹凸世界乙女向。
微信手机同号19867684017。扩列佛系。
有什么事可以私信我。
脾气很差,别撞枪口。

偶尔也可以发下我的日常。
今天最后一节实训课,订账本😂

歌里

此文送给我失而复得过一次,最后永远失去的专安,不管怎样我希望她在那边有她的生活,她幸福就好,我们谁也不会再打扰谁的生活,我也希望她不要变成我这样,虽然我喝酒,我打架,我飙车,可我还是好女孩

人物ooc有

短,而且有一点虐,吃不了就算了


“当我的世界只由你,融冰川为潮汐。”

“拂掠了星辰擦过了荆棘,风还是停在歌里。”


这是你大学时最喜欢的歌,而如今,安迷修再为你翻唱这首歌。

这首歌,飞越了重洋,在你的耳边响起。而你一下子就分辨出这是安迷修的声音。

伴随着这首歌来的,是一段安迷修自己录的短视频。

“嗨,xx小姐。很久不见了,最近您还好吗?”

安迷修调整了一下镜头,终于对焦了,你也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。

“您以前很喜欢这首歌呢,在下这次为您录了这首歌,花了几个月时间,终于学会了唱rap部分……希望小姐喜欢。”

“哼。亏你还知道去学。以前你还吐槽我呢。”你耸了耸肩,表示无奈。

“Hey,Miss Scarlet,your boyfriend?”你的同事端着一杯咖啡来了,“What did he say?”

“Well…he said nothing.”你回答道,“Sheley,do you finish you document?”

“Yes,of course,why not go out and do something like…barbecue?”

“What time?”

“Tonight.”

“Okay,that's a good idea.I will meet you at the gate.”

你的同事走开了,你把视频重播了一遍。

“……不知道小姐现在是否还记恨在下,当年是在下不对……在下无论怎样也找不到小姐,小姐是否把在下拉黑了?”

“那是废话,不和你分手我难道还带你回家过年啊?”你苦笑着吐槽了一句。

“如果您看到了这段视频,能否联系一下在下呢?”

“在下等待您的回音。”

视频结束,你低下了头,关掉了电脑。当时你说出要到美国读书时,安迷修最开始还想挽留你,最后他居然提出了分手。

你是怎么都没想到,安迷修会这样去切断与你的联系。你自然是记恨他,还在当时大学的树洞里把他diss了一遍。虽然当时很多小迷妹来怼你,但你毫不客气地回怼了:

“如果你们的男朋友用这种方式和你切断联系,你们同样也不好受,说不定比我diss得更厉害。”

如今你已经在PWC工作了,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很不错的男朋友,你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。其实,你会和他交往,只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安迷修的影子。

你寻思着已经有现任了再给前任打个电话会不会有哪里不太好。你的男朋友看出了你的窘迫,问你发生了什么事,你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他。

“It's okay,just give him a video call.”

于是,你按照邮件里给的账号,加上了安迷修。你选好一个时间,和他开了视频通话。

“小姐?您现在还在美国吗?”

“嗯,是啊。最近怎么样?”

“还可以,小姐呢?”

“好的很。”你笑着回答他,“我下个月要结婚了呢。”

“结,结婚?”安迷修愣住了。

“是呀。Come here, Alan.”你把男朋友叫过来,“安迷修,这是我男朋友。”

“Oh…Hello.”安迷修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我们还有工作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顺便,我要说我当年确实记恨你,现在听到了你为我唱的歌,我也没那么记恨你了。”

“是吗……那太好了。”安迷修的眼神暗淡了下来。

“那么,再见,安迷修。永远不见了。”

你关闭了视频通话,顺便把安迷修的账号拉黑了。


“当我的世界没有你,是张不完整合辑。”

“拂掠了星辰擦过了荆棘,风,他的爱在歌里。”

—END—


我大概知道我兄弟为啥怎么都脱不了单了……

周末二学历课上到断片睡着了……

然后就被二学历老师叫醒训了一顿

我:……


200fo点文开放

占tag抱歉。

嘛……总算是200fo了,lof是不是有整数fo点文的传统?

目前能写的就是凹凸世界乙女向。

只接三个,看你们想写什么吧。


冬青子突然更新的产物

梗源空间及我的沙雕同学

人物ooc有

含雷/卡/嘉/佩/瑞,顺序不定

大叔和少年的设定都有,设定“你”是被他们收养的

全都是甜的段子,不要想了,我不想发刀

雷狮(大叔)

“终于知道出来了?”

倚在教室门口等着你下课的男人依旧穿着那套有点旧的皮衣,痞里痞气的。见你出来不忘嘲讽你一句,很自然地接过你的书包撸一把你的头发,看你炸毛,朝他背上乱打一通。

“乖啦。已经煮好饭等你吃啦。”雷狮安顿好闹脾气的你,把你安置在机车后座上,你正好可以趴在他背上。

“冷不冷?”驾驶过程中,等待红绿灯。他把你抱着他腰的手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,把你的围巾拉过来一点围在他的脖子上。

“不冷。”

“行,就快到了。”雷狮明显加快了速度,载着你往家里赶。

有他在,冬天的回家之路也不冷了呢。

格瑞(大叔)

据说他是书香之家的公子,即使不笑,只是回眸,也能听见三月里桃花开的声音。

但他也不是说完全不笑,他的笑只有你看过。

当你难得从学校回来,他开着车,听你讲学校里发生的趣事,他听得很认真,甚至会和你聊得很开心。

“是嘛?那个光头老师最后怎么样?”

“唉呀妈呀,他可真的差点就气死了!”

“没办法,你们都太能闹了。”

你和格瑞一边谈笑风生着,这会已经回到家了。

“格瑞,我不想下车。我冷。”

面对你每次自己完全意识不到的撒娇,格瑞毫无办法,谁让他宠你呢。他把自己放在车上备用的大衣给你穿上,牵着你的手下车了。

你闻到了衣服上属于格瑞的淡淡香味,是一种让你很安心的味道。

“还冷吗?”

“不冷不冷!”

卡米尔(少年)

今晚学生会要开会,卡米尔要晚些才能回家。于是,你只好自己先回去。

没想到,今天停电了,不光是你们住的那栋楼,全小区都停电了。

你只好自认倒霉,上楼之前借着安全灯微弱的光芒,用手机点了外卖,上楼了。你发了个短信给卡米尔,告诉他回来的时候顺带拿一下外卖,那家店就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。

“好。”卡米尔回复了短信,你也上了楼。

借着手机闪光灯,你打开了家门,因太累睡在了玄关旁边的沙发。你睡得昏昏沉沉的,连卡米尔回来了都没有吵醒你。

他轻手轻脚地坐在你身边,把你的头抬起来,安置在他的大腿上。你无意识地往身边的热源靠近了一些。

“睡吧,我在。”

他摸摸你的头发,另一只手握住了你放在肚子上的手。你的手有点冰,他就这样一直握着,直到你醒来。

你醒的时候,已经九点多了,还没来电,客厅里黑漆漆的,只有卡米尔放在桌上的小灯闪着微弱的光。
“没事,我在,不用怕。”

嘉德罗斯(少年)
“烦死了,渣渣,说了我这里没床睡了。”
嘉德罗斯一脸不耐烦,额头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“那我跟祖玛姐睡,哼。”你抱着枕头,跑去隔壁房间找祖玛去了。
半夜里,你睡着了,祖玛看到了嘉德罗斯发来的信息:
“抱她过来,注意点别弄醒她。”
于是祖玛和雷德把你搬到了嘉德罗斯的床上,你裹在被子里睡得正香,完全没醒。
“我说过不让你上我床睡吗?”嘉德罗斯给你盖多了一张被子,躺在你的身边,“你什么时候脑子能灵光一点?”
你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嘉德罗斯身边睡,很惊讶。
“谁叫你这么笨。”虽然他弹了一下你的脑袋,但他最后还是亲了下你的额头。

佩利(大叔)
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犬,眉间满是戾气,习惯于玩弄手枪,绝不留一丁点后患。
“我从不记仇,因为有仇我当场就报了。”
战斗至死,似乎是他的座右铭。
可是,面对你,一切又都变得不同。擦去身上溅上的血迹,换身干净衣服,回到了家里。
“欢迎回来。”
你从自己的房间里欢快地跑出来,扑在他的身上不撒手。他也圈住你的腰,防止你掉下去。
“你的作业写完了吗,丫头?”他戳了戳你的脸颊。
“写完了!不写完的话,就没有时间陪我的大叔了!”你挽着他的手,拉着他往餐桌走,“不可以让作业这个小婊砸毁了我们的约定!”
“好!那我明天带你去游乐场,说好的~”
你不知道他的杀手身份,他也不会让你知道这些。他只想自己的小丫头快快乐乐地长大。
他最喜欢看你的笑容,为了博你一笑,他心甘情愿给你买棉花糖,各种你爱吃的,只为了你开心。

抱歉,最近比较忙,所以写的都比较短……然后之前又经历了一次分离,不是太想写安迷修,以后再写吧。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脑壳痛……

玩起了美颜相机
我超喜欢这件大衣的

夜空中最亮的星  前篇1 雷狮×她

人物ooc有

雷狮视角

还有后续


她又开始练琴了。

平时她披散的及肩发整齐地扎在后面,有些长的袖子卷起来,把吉他调好音,架好乐谱,便是她的表演时间。

琴房是她的舞台,即使没有观众,她也会做到最好。

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。”

“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。”

“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,我要忘了你的眼睛。”

“穷极一生,做不完一场梦。”

这是几近完美的独奏与独唱。她弹着吉他,继续唱下去:

“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。”

“因为心里,早已荒无人烟。”

……

“做一个,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”

她又跑调了,我及时叫住了她。

“停停停!这一段,又跑调了。”

我坐在她面前,再教她唱。

“做一个,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”

“做一个,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”

她还是走调。

“不对,手给我。”我拉过她的手,按在我的胸口,再唱了一次,“做一个,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”

她又唱了一遍,这次终于对了。

“不错,终于唱对了。继续吧。”

就是这样,她继续练下去,而我继续纠正她的走调。一首歌练下来,已经五点半了。

“饿了没?”

“废话,肯定饿了。”她放好吉他,跟着我一起去了校外的烧烤摊。

她不太能喝啤酒,我带她来到便利店,让她想喝什么自己拿,再让她给卡米尔选一个卡米尔能喝的,之后我买单。她还买了一包棉花糖。

“跟你说,烤棉花糖特好吃!”她抱着一大包棉花糖笑的开心。

“好啊,听你的。”

我带着她一起去烧烤摊,点了她爱吃的烤玉米棒和鸡翅。哦,还有她最喜欢的,香菜牛肉。

我不懂她怎么那么爱吃香菜,那股味道真的让人窒息。

卡米尔也来了,挨着她坐下,大家聚在一起吃烧烤。她跟我们谈笑风生,笑得太厉害了就不停地打嗝。她长得很一般,但是笑起来的时候,真的很甜。


后来,我和她的故事,终止在那个夏天。

她背着吉他,提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,下乡去了。那天我亲自把她送到了火车站。

我借口手机没电借了她的手机,然后打开了紧急联系人列表,把我的手机号加了进去。我亲自送她上了火车,她走了,离我越来越远。

完了,我是不是喜欢她。我喜欢她的橘瞳。

这次下乡回来,她会不会还是唱歌走调呢?


tb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