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之下冬青摇滚转变古典中

南方人。
目前是华农珠的国际会计生。
喜欢美妆,美甲,反正一切可以变美的东东
喜欢自制
无cp洁癖,杂食系
已退出摇滚乐队,也退圈了,但是想扩列可以找我玩
微信:1119592817
QQ少用,也可以加

立个flat.
我要是继续鸽下去我就表演吃键盘还有吉他演奏red.

浮光碎影
雷狮×人鱼小姐你
人物ooc有
现代pa
已交往前提
短的不行
感谢小可爱提梗 @巍澜今天结婚了吗?????

“那就明天见哦。”
你和雷狮道了再见以后沉入海中,游向自己的家。
关于你和雷狮的认识,那还真是个奇遇。
那个艳阳似火的下午,雷狮一个人在这里散步,晒到中暑晕倒了,刚好被路过这片海滩的你发现,于是你帮助了他,把他带到阴凉处,给他带来海滩上极少有的淡水。直到卡米尔他们来了,你才悄然离去。
至于后来雷狮是怎么找到你的,是他听了帕洛斯的建议在海上放了个漂流瓶,被你捡到了,于是你和雷狮相约在夜晚的海滩见面。
“上次谢谢你了。”雷狮找到了坐在礁石上的你。
“不用谢。”你似乎有点脸红,不敢正眼看雷狮。
后来,在与你相处的过程中,雷狮才知道原来大海的污染已经如此严重,严重到只剩下几个污染程度不那么严重的海域。
“人类的贪欲无穷无尽。”你吃着雷狮带来的小龙虾,暴露了自己其实是包子脸的事实,“陆地上的东西也很好吃呢。”
“你们平时不吃虾吗?”雷狮有点疑惑。
“我们吗?小鱼小虾,浮游生物,水草,都吃。”你沉到海里,很快从海里捞出来一个盒子,“这个,我想送给你的。”
雷狮打开盒子,里面是很多海玻璃,橙色粉色绿色都有。
“我很喜欢收集这些小东西。”你笑了,如同月亮一般皎洁,“橙色是最稀有的哦。”
“很好看。”雷狮收下了盒子,就势亲吻了你的脸颊,“好凉啊你。”
“长期生活在水中,你说能不凉吗?”你笑他无知,他只是把你抱在怀里,想用他的体温温暖你,“别闹了,这个没用的。”

一年了,雷狮没有来了。而你的家族却遭受了不小的灾难。海洋的污染更严重了,而你也准备要和族人一起走。
出乎意料地,雷狮来了,带着一个绒布盒子。
“我不介意你是人鱼。”盒子被打开了,一个银质戒指躺在里面,“嫁给我,好吗?”
“雷狮,我有事要告诉你。”你深吸了一口气,冷静地说,“海洋污染加重了,我和我的族人今晚十二点就要走了。”
“要走了?”
“嗯,不迁移的话,我们迟早会死去。”你扑上来,抱紧了雷狮,“虽然我不想伤你的心,但是我还是得走。”
“傻瓜。你要去流浪,我也跟你去流浪。”
隔天,皇城里传来了雷狮出逃的消息。满城的人都在寻找雷狮。
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雷狮已经成立了一个海盗团,驾着一条名为“羚角号”的海盗船,跟随人鱼的踪迹,四处流浪。
END

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杯红茶拿铁。
在安静的咖啡店里待一上午。

占tag抱歉。
最近没什么梗,欢迎小可爱提梗点文。
最近是真的比较闲,总得写写文,保持一下文力。

姨妈家的小猫咪
我jio得这是小奇猫的瘦版

我Holly就算是去跑步十圈!
绕湖骑车两小时!
也不吃这些让人发胖的东西!

哎呀真好吃,吃饱才有力气减肥。

本来是没有左下角这个脑袋的。
憋笑憋得好难受啊😂😂😂😂

冬青子的素材记录之战损


内含雷/瑞/卡/安,顺序不定
ooc有
有身体损伤,接受不了的人请退出
不是刀子
这篇文不同角色对应的是不同的电影片段,都是我印象比较深刻那些,可以自己对一下,找对也没有奖
已交往并同居前提
对话较多
背景设定为战火纷飞的地区

(1)雷狮篇
(雷狮对“你”的称呼是gorgeous)
雷狮醒了。他过了很久才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。
昨晚他为了把你从敌人手中救出来,不惜一切代价将敌人杀死,而他也被敌人砍掉了右手。
也就是说,右手手肘位置以下,都没有了。
他坐在床上,低垂着头,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。在这时,你端着早餐进来了。
“醒了,太好了。”你温柔地说着,把头发披散下来,遮住了脖子后面的伤痕。
“嘿,太阳出来了,开心点。”你把小桌板撑起来,放在雷狮面前,端上了你的爱心早餐——一份雷狮曾经嗤之以鼻的火腿三明治和牛奶。盘子里的装饰还是用心形的小饼干摆成了一圈,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,但雷狮就是提不起精神来。
“还好吗?”你的手覆在雷狮的左肩上,雷狮总算从恍惚状态回过神来,“多少吃一点补充一下营养,好吗?”
“……我不想吃,没胃口。”雷狮低垂着眼皮,不看你,“我现在,成残废了。”
“果然你是在想着这些事。”你索性坐在了床边,硬是把雷狮往你怀里按,“你救了我,难道我不应该更爱你吗?”
“可我残废了!这是你想要的吗?!呵,你肯定会说不是……”雷狮像个发脾气的小孩,就是犟着不肯接受现实。
你叹了口气,只是把雷狮抱得更紧。
“雷狮,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什么?”
“我说过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你都是我爱着的雷狮。”
“我喜欢你年轻时的容颜,同样也会喜欢你老去时的容貌。”
“现在只是失去手臂,你就这样破罐子破摔,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。”
“在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,是雷狮的出现,给我指明了方向……”你说得声泪俱下,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雷狮肩上,“对我来说,雷狮就是属于我的启明星,是我的爱人……为什么就我爱你这样的话,你总是不信我呢?”
雷狮最看不得你哭。现在你哭成这样,他反而觉得失去右手都不算是最打击他的。
“……Sorry,gorgeous.”雷狮的左手臂搭上了你的腰,他把肩膀往下塌一点,任你把眼泪鼻涕都擦在他身上。
“……如果我不破罐子破摔,gorgeous就不会哭了,是吧?”雷狮把下巴蹭到你头顶上,闭上眼睛,把你和他的距离又缩短一些,“好啦,gorgeous,不哭了哦?”
雷狮低声说话时的ASMR是最让你安心的镇静剂,不用多久,你就不哭了。
“好咯。和我碰一碰额头吧?”
你和雷狮互相碰一下额头,雷狮笑了,不是平时那种邪肆的笑,而是带着释然的微笑。
“大猫猫打起精神来了,那就吃早餐吧。”
“好,你喂我吃。”

(2)卡米尔篇
(成年卡,但还是年下)
“医生,他还有多久醒来?”
你盯着显示心电图的仪器,眼神似乎快要把屏幕盯出一个洞来。
“我们也无法得出确切的苏醒时间。”医生如实告诉你,他们也不知道。
卡米尔在那场爆炸中为了保护你挨了炸弹,他被送入急救室之后虽然脱离了危险,但是他就从那时候开始有点接近植物人那样活着了。但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就是,他还有意识。
他的身上接着许多管子,缠着白色的绷带,这让你心疼得不行。明明自己一直都想保护好他,结果现在反过来是他保护你。
你一边声讨着自己没用,一边尽心尽力照顾卡米尔。
帕洛斯看着这个场面非常着急,无奈之下,他只能用上下下策。
“医生,卡米尔他现在有意识是吧?”
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他走向了卡米尔的床边。
“卡米尔,你现在也该知道那块熔岩布丁是谁吃的了,就是你可爱的姐姐女友吃的……我没骗你,这是大实话。”
卡米尔的手微不可察动了一下,帕洛斯继续火上浇油:
“而且你的姐姐女友已经背叛你了,知不知道她要嫁给谁了啊?佩利!”他把旁边站着的佩利拉过来,“她要嫁给佩利了啊!”
“喂,帕洛斯你别胡闹!”佩利挣开了帕洛斯,和你一起把他往后拉,“你不要刺激卡米尔!”
“起作用了!”医生叫道,“他醒来了。”
你们放开了帕洛斯,你最先凑到卡米尔身边,卡米尔正在看着你。
“帕洛斯呢?”他低声说了一句话。
“诶?”帕洛斯走过来,俯下身子,好听清卡米尔说什么。
“你别骗我了,蛋糕我知道多半是她吃的,她也不可能嫁给佩利。”
“你逃过一劫了,佩利。”帕洛斯又开起了佩利的玩笑,被佩利瞪回去了。
“在你还没醒来那时候能不能感觉得到我?”你双手握住卡米尔的手,卡米尔点点头。
“嗯,能感觉到你在我身边。”
“太好了……你终于醒来了……”你激动得眼泪都掉出来了,卡米尔想抬手给你擦眼泪,无奈他的手还暂时抬不起来。
“好了,接下来好好养伤就好,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了。”你亲吻了卡米尔的额头,卡米尔难得笑了,笑得眼睛都是弯弯的。

(3)安迷修篇
你醒来时,已经在医院里了。
安迷修就在你隔壁的那张床上,脸色苍白,他似乎还没醒来,迷迷糊糊的念叨你的名字。
“安安,我在。”你爬下床,来到安迷修床边,握住他露在被外的手,顺便借此机会揉了一把他的头发。换做是平时,他不怎么愿意让你揉他的头,他觉得这样像被当宠物对待一样。
似乎察觉到了你的存在,他的手紧了紧,往你的方向又挨过来了一点。
“请问是安迷修的家属吗?”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问你。
“是。”
“我有个不是太好的消息,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。”
“管他是什么消息,总之告诉我就行了,我心理还是能承受的的。”
医生担心地望了安迷修一眼,直白地告诉你:
“安队长他现在还在全麻没有醒来,昨天他送进来的时候已经被炸断左腿了。”医生的语气听起来很平缓,但是你听来就像是处刑一样,“安队长还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月才能出院,请您务必好好安慰他,陪着他直到出院。”
你答应下来,医生离开后你躺在了安迷修身边,就像平时一样挨在他的肩上。
“我说你怎么就这样傻呢……就不能整整齐齐完完整整地回来……”你口中说着声讨他的话语,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掉下来,“你受伤了我会心疼……你就不能稍微依赖我一下吗……”
“亲爱的……我没事……”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,安迷修醒了,祖母绿的眼眸里满盛着温柔,“太好了,我还能见到我家亲爱的。”
“笨修……傻修……蠢修……”你小声骂着他,却往他的怀里钻。他也不说什么,只是抱着你哄着。
“让亲爱的担心了。对不起。”

(4)格瑞篇
“不,格瑞,你别去了,我们一起逃走吧……”
面对你的恳求,格瑞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软,可是他仍然转过身来,和你四目相对。你看得到他眼里的温柔和无奈。
“为什么要逃?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但也很好听,“我逃够了。”
“可是你这次要是不逃的话,就没命了!”你闭着眼睛,死死的抱住他,不让他走。
“终于有值得我守护的人了,我为什么还要像之前一样逃下去?”他微微弯腰,亲吻你的额头,“知道吗,我要守护的人是你。”
“我?”
“嗯。对我而言,很难说出这样的话。但我真的很想说,是你点亮了我的生活,融化了我的心。”格瑞很少说这么多话,他和你互相贴着额头,“我曾经无惧死亡,可我现在贪生怕死。我会活着回来的,你只要像以前一样,在门口迎接我回来就好了。”
“不!”格瑞挣脱了你的怀抱,飞向战火。
战争结束后,格瑞真的回来了,只是他身上多了很多伤痕。他没有缺胳膊少腿,只是失去了一只眼睛,你深爱的木槿色的眼睛。
“没事,你回来就好……”你抱着格瑞,眼泪汪汪。
“我变成现在这样,你会不会不爱我了?”格瑞少有地向你撒娇了。
“……怎么会呢?”你捧着格瑞的脸,像以前一样,在脸颊上落一个吻,“我还是那么爱你。”

end.

不老魔女与雷狮
第一人称,即雷狮×我
ooc有
已交往前提
玛丽苏成分有,甜的
文笔依旧没什么长进

(1)
雷狮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,他总喜欢从他围着高墙的家里翻墙出来玩。只要他一出来玩,士兵肯定会出来找他,然而他们并不会找到我这里来。
他们都以为这里没有人住,雷狮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。其实,这里交给我管已经很久了,久到我看着雷王星是如何兴盛起来的都记得。
这不,雷狮又来了,穿着一套被扯坏的正装。他不喜欢穿这样束缚行动的衣服,我再清楚不过了。
“又躲舞会了?”我放下手里的羽毛笔,跑出房子迎接他。他不说话,只是抱紧我,把头埋在我的肩上。
“好烦,不想见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姑娘。”
我很清楚他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王公贵族的千金小姐,不喜欢她们假装出来的笑容,甚至可以说是讨厌她们为了攀上王室的故作姿态。
“行,不见就不见呗。想吃什么?”
“烤肉。”雷狮还是来我这只吃烤肉。我只好把后院里的烧烤炉架起来,点火,把储藏室里的肉拿出来,和他一起烤着吃。
“还是在你这里玩的时候最开心。”雷狮递给我一串烤肉,我们坐在一起,喝啤酒,聊天,“王室里的生活,太无聊了。”

(2)
时间从来就不等人,雷狮长大了。
我收到他的邀请函去参加他的成人礼,特地换掉了自己那一身黑的衣服,换上了雷狮送我的蓝色礼服。
雷狮眼光真好,可是这身衣服,似乎不适合我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穿着它去了成人礼。
我跟随侍卫走到宴会厅,雷狮正在和一个蓝眼睛少年交谈。看到我来了,他露出了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微笑。
“你今天真好看。”他向我伸出了手。
“是吗,谢谢。”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牵上了他的手。他的手很大,白皙修长,是一个皇子该有的样子。
“跳支舞吗?”
“嗯。”
雷狮教我的舞步此时派上了用场,我们在舞池中翩翩起舞。有人邀请我跳一曲,还没等我开口,雷狮已经拒绝了。
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的女伴。”
舞会结束,我该回去了。有一名侍卫拦下了我:
“尊贵的小姐,敢问您的芳名?”
“我不是什么尊贵的小姐,先生。”我微笑着回答他。
我坐着马车离开了,出了雷皇宫,我看到雷狮在门口那里的塔上,向我招手。

(3)
舞会后,一切相安无事,只是雷狮很少再来了。
但是有一天,一个蓝瞳少年的闯入,打破了竹林的安宁。
“是魔女小姐吗?我是奉大哥之命来送信的。”
蓝瞳少年递给我一封信,我则给蓝瞳少年沏了茶,在他休息的时候,拆开了信。
“哦,不,这不是什么好事……”我把信折了两下,放在桌上,“我很快就要无家可归了。”
“无家可归?”少年似乎没有理解我说的话。
“他们要铲平这座山,也就是说,这片竹林将不复存在。”我打开门,山风吹过竹林,平时竹林的悄悄话在此时变成了哀鸣,“他们也想趁此机会把我除掉。毕竟,我是魔女,活了几百年的魔女。”
“能在他们来铲平这里的时候搬走吗?”
“当然搬得走,只是我舍不得这片竹林。”我看着那些新出土的竹笋,有些心疼,“可怜这些竹笋,他们都还没见到天空是什么样,就准备面临变成盘中餐的命运了。”
隔天晚上,雷狮来了,带着那个少年。和平时一样,我们一起喝酒烤肉,聊天打闹。
“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。”
虽然看起来是一句漫不经心的话,但我觉得这有点伤感。
“是啊,再有一星期,这里就没有竹林了,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!”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的脑子有点不太清晰了,拿起空酒瓶,狠狠地扔出去,“现在的人啊,不懂他们想什么了……”
“他们脑子里只有钱!”雷狮也学我把一个空啤酒罐扔出去,罐子发出“哐当”一声。
“呵呵,真是不懂啊……不懂……”
我喝高了,不知道自己枕在谁的大腿上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已经日照三杆头。
雷狮的外套盖在我的身上,少年和雷狮已经走了,不过他们留下了字条。
“三天后,等我们。”

(4)
小屋里的东西,该带走的全部装好,不带的就干脆留在这里,随他们去了。
雷狮果然来了,深红色的飞船停在竹林上空,雷狮抓着梯子吊下来了。
“怎么,看我看蒙了?”
雷狮换了一身衣服,蓝黑色的牛仔裤,黑色的紧身衣,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,头上还绑了一个星星头巾。
我觉得雷狮穿这套衣服的时候,真的像个海盗。他小的时候就和我说过很多次,长大要当海盗。
“你说等你三天,就是三天后来接我走?”
“是啊,不走你还等他们来灭你吗?”
走。当然走了。
我把行李箱绑在梯子末端,雷狮把我抱到怀里,我跟着他们上了飞船。没想到,来铲平竹林的人在我上飞船后到了,点燃了我的小屋。
“烧完了再检查一下,捡到块骨头也拿回去交差。”
为首的人这样说着,他身后的两个人也答应着。
“哦,不,太糟糕了……”我忍不住,哭了出来。毕竟,我守着这片竹林,几百年了。
“至少和你在竹林里撸串喝酒的人还在。”
“……嗯,是啊……”
他把我抱在怀里,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。
“那么,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,你有两个选择。一是跟我走,二是成为海盗夫人。”
哼,根本都是一样的选项。
“我选一。”
“好。”

我爱死这个发色了……!